男人天生就是能言善道的辯論家.更像個牙尖嘴利的律師
女人天生就像第六感敏銳的靈媒,也像個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的鑑識科探員

女人遇上男人
就像在法庭上CSI遇上律師
只要不是現行犯,有罪都說成無罪
證據就像微不足道的東西

(某天靈感擋不時湧現的,我沒有抄襲唷!!)

一直堅信我們是無所不談的一對

漸漸發現所謂的無所不談,只限於我對你

而你對我.......似乎有太多秘密

無法與我分享的秘密!

一直以為我們是最親密的一對

不過所謂最親密的,也只不過再那張床上罷了!

一但有了裂痕一切就難以修補

至少我不能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淚 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