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種愛叫殘酷..

男人對女人一直很好,呵護有加,只要他在家就不讓她做一點家務。

買菜,做飯,洗衣,拖地,洗碗等等,他都會做得又快又好,

女人喜歡什麼東西,不用撒嬌耍賴,他總會當成禮物買回來。

用他自己的話說,女人是用來疼愛的。

女人柔美嫵媚,她的幸福全寫在臉上,甜美的,充滿陽光般的燦爛。

她一直以為,日子就可以這樣,

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,天長地久,永生永世。

她將一直做他懷裏的羔羊,他將一直是她一生的依靠。

天有不測風雲。

一天,她在電腦前加了一夜的班,早晨站起來時,忽然天旋地轉,

一瞬間的黑暗將她徹底擊倒。

當她醒來時,已經在醫院的病床上,男人正紅著眼圈守在她身旁,

她的眼淚當時就下來了,伸手摸他的臉,

猛然,她的心僵住了,這一刻的冰冷竟然比暈倒時的黑暗更讓她心驚---

她的右臂竟然根本無法動彈!

她吸入的一口氣就那樣悶在了喉嚨裏,

她瞪著疑惑而驚恐的眼又試一下自己的右腿,同樣的麻木,毫無知覺。

她的右半身,已經不屬於她了。

腦溢血,常年的伏案與過度勞累讓她付出了代價,

一直以為這是老年病,總要七老八十才有可能會得,而她才剛剛三十九歲啊!

她徹底失態了,歇斯底里,哭得天昏地暗,以後可怎麼辦呢?

從此成了一個廢人了,不能工作,不能持家,

不能再帶心愛的女兒去公園,不能再挽著他的胳膊散步,

終生都要躺在床上了,要躺多久?十年?二十年?

她無法想像,她無法忍受,她所有的幸福就這麼灰飛煙滅了。

男人不停地鼓勵她,醫院也開始給她做康復治療。

四十天過去了,兩個月過去了,終於有些好轉,

她的手和腳有了些知覺,可以做些簡單的活動,

但是好轉卻始終停留在這裡,任他怎麼努力給她做按摩也沒有起色。

她無法自己穿衣服,扣扣子,吃飯時拿不住筷子,飯菜掉得滿身滿床。

她無法自己去洗手間,沒有人攙扶著,她什麼也做不了。

她再次陷入崩潰,自己不可能回到健康的狀態了,

這,已經是恢復的極限。

就在這時,她明顯感到了男人的變化。

以前不等她口渴,男人便會拿了吸管遞到她嘴邊,

她想吃什麼,只要眼光看到床頭櫃,

男人便會問:"是蘋果?我幫你削皮。"

她到洗手間,他會像抱當年那個小女生一樣抱著過去。

而現在,男人陪護她的時候,更多時間是在看自己的專業書,

或者到走廊和其他病人家屬聊天,間或看她一眼而已。

尤其是這次更加過分,已經晚上七點了,他還沒有像平時那樣送飯過來。

她已經很餓了,肚子咕咕叫了半天,

床頭櫃上有同事看她時送的糕點,她想自己伸過手去,

可努力了半天,手還是僵在半空。

她忽然想到一個重大問題:男人,還會留在她身邊嗎?

四個月了,哪個男人熬過如此的一百二十天?

自己這半殘的身體還有哪點值得他留戀?

四十二歲的男人,正是如日中天的時候,

誰會把大好時光浪費在一個纏綿病榻的女人身上?

男人來了,帶了一大盒剛出鍋的排骨湯,

她猛一揮手,那鮮嫩的排骨便落了一地,湯汁灑了男人一身。

男人沒有像平時那樣安慰她,反而皺眉說了一句:"你愛吃不吃!"

她被噎住,差點喘不過氣來。

過了一會,她想去洗手間,賭氣不叫他,左手撐著床向旁邊蹭,

然後再用左手把自己的右腿放到地下,

鼓足了勁想站起來,卻終於沒成功。

男人斜著眼睛裝作沒看見,仍舊忙著用手機發短信。

女人的血在那一刻涌向頭頂,她,不再是他眼中的珍寶!

她狠狠用手撐住床頭櫃,搖搖晃晃站起來,

男人這時才趕過來扶住她,遞上手杖。

她甩開他,把手杖緊緊握在手裏,

現在,這個沒有知覺的木頭,才是她的真正依靠。

在洗手間裏,她看到自己蓬頭垢面,哪還有當初的美麗與嬌媚?

男人越來越過分了,扶她在走廊裏散步的時候,

總是粗聲大氣地吼她:

"你倒是自己拿著外衣啊!就不能再走快一步?

自己走,老扯著我幹什麼?

你不是要上廁所嗎?再不走快點尿了褲子我可不給你洗……"

當著走廊裏那麼多人,女人低下頭一聲不吭,機械地挪動自己的腳,

從小到大,她何時被別人如此呵斥過?

自從嫁與他,哪一天他不是輕言慢語百般呵護嬌寵?

什麼一日夫妻百日恩,什麼柔情蜜意山盟海誓,

什麼永生永世不離不棄,全是鬼話!

男人越來越明顯的漠不關心,讓女人徹底失去了依賴。

雖然她看起來柔弱,骨子裏卻是堅韌的,

所有的冷落與白眼,都成了她努力鍛鍊的動力,

你不是不按時給我送飯嗎?我自己吃上回剩下的。

你不是不給我換衣服嗎?我自己花一個小時解開衣釦,再花一個小時脫下。

你不是不扶我散步嗎?有這根拐杖就行!

不知流了多少汗,咽了多少淚,康復竟然又重新開始了,

這次的康復不再是被動的,而是主動的,女人被傷害的自尊成了一座噴發的火山,

她自己都感覺到自己的進步,手越來越靈活了,腿也漸漸有力了,

她的眼裏又跳動著希望的火花。

日子如流水般過去,她對男人一次一次的遲到與漠視變得無所謂,

積聚起所有的潛能與毅力,來康復自己,等待著出院,

也等待著男人對她說出那兩個字:離婚。

連醫生都很難相信她竟然可以恢復得這麼好,除了右腿還有些僵硬,

其他地方幾乎都和正常人一樣了。

醫生笑著說她創造了一個奇跡,女人也含著淚笑,卻笑得有些蒼涼。

男人來接她出院了,兩個人在路上都很沉默。

她仍舊固執地不讓男人攙扶,眼看快到家了,她的心快跳出了胸膛,

以後,這裡,還是她的家嗎?

男人開門的時候,她定定地看著男人微低的頭,

他的腦後竟然有隱約的白髮了。

是否,男 人就將和她攤牌?

她閉上眼,深吸一口氣,忍住即將崩落的眼淚。

"丫頭,睜開眼看看。"是男人溫存的聲音。

女人疑惑地睜開眼,呼吸再一次被悶在喉嚨---

家裏堆滿了玫瑰花瓣!

餐廳,桌上已經擺好了飯菜,全是她最愛吃的。

她苦笑:"怎麼?浪漫晚餐?"

男人定定地看著她,忽然淚流滿面:

"丫頭,我的傻丫頭,你知不知道我等你站起來等得好辛苦?

你知不知道看你受苦我有多難過?你知不知道我硬著心腸吼你罵你時有多痛苦?

可是如果不這樣,你就會一直依賴我,永遠也沒辦法再站起來了。 "

第二年開春的時候,女人已經可以重新工作了。

看上去,她比大病之前略顯老了一些,但臉上的燦爛卻沒變。

因為,這個男人讓她明白:

不要懷疑真愛,有時候,有一種愛叫殘酷。

轉載:摩尼網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淚 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