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天是個討厭的日子,老鼠訂親日。
做作的老鼠精要嫁人,還得擺派頭給他,
就是有人愛喝老鼠精的迷湯,團團轉呢!
叫作啥就作啥!

為啥人不作偏偏得作妖,又為啥想單單純純的作人也不行,一定得跟妖混成一快,作派頭給他?

幫忙!哈哈哈(容我仰頭長笑一番)
要幫啥?有啥可幫?不懂?
説阿!⋯ ⋯ ⋯

哎 ~很想置之不理,偏偏我又不捨他難做人。
煩耶!
創作者介紹

另一個自我

淚 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