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篇值得省思的文章

我們應該多關心身邊的人,家族成員、同學、同事…任何與你有所聯結的人,一個微笑、一句問候、一次共餐、一封電子郵件…任何表達關心的方式,千萬別把一個人「透明化」。


一個人被變成「透明了」,被「視而不見」,被「邊緣化」,那是件很可怕的事;對你、我、他來說,都是危險的!


被「透明化」的對待,是人性最大的殘忍!我們把他人「透明化」代表著對「他者」「存在性」的「否定」,而「被否定」的他者,為了彰顯「自我」的「存在感」,則以「否定」來否定「被否定」!這樣的心理樣態成了人類的「犯罪史」的一部份。


其中「犯罪者」是常被透明化的一群人, 我們社會拒絕僱用˙歧視˙差異排除˙貼上標籤˙視而不見,種種的「否定」與「透明化」就「註定」了犯罪悲劇的再發生!


我們其實都很怕被「透明化」 也因此我們渴望「愛情」「友情」「親情」的「彰顯與支持」因為那代表著我們「不再」孤獨,也代表著我們的「存在感」被彰顯 了,而不是被「透明化」。


日本有名的神戶少年殺人事件:「一個國二的孩子,殺了兩個國小五年級的小孩,然後用刀子從頸部一刀一刀把頭切下,用布包著,掛到自己校門口。」 法官只判他到少年院(我國的矯正學校)矯正幾年,並進行心理輔導。


為什麼法官要這樣判?


因為這個孩子的精神與心理都病了!從小,父母為了生存,都在外工作,根本不理小孩,交給阿嬤照顧。一直到小學六年級為止,孩子做錯事衝回家裡,先找的都是阿嬤。阿嬤是他的避風港,他可以在這裡享受到人際的互動和支持。


孩子國小六年級阿嬤去世,他受到汙辱或欺負時回到家裡,一個人都沒有。他開始不能理解,自己存在的價值是什麼?於是他找動物來虐待,從動物的哀嚎和眼神裡尋求自我。他開始抓野貓,把貓的舌頭、腳掌剪下來,用水泡在罐子裡。一直到附近的野貓都逃光了,還是沒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。


他不敢跟更大的孩子有所互動,因為他長久以來一直被「透明化」,早已變的非常膽怯和虛弱,所以他開始玩比他年紀小的小孩子。他變的越來越危險!玩到最後,他想吶喊,讓自己不再透明,所以做出了如此令人難以置信的事。


對待他人最大的處罰:「透明化」!


本文引用於此律師歌手-蘇兒真的部落格更詳細的內容請點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淚 痕 的頭像
淚 痕

另一個自我

淚 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